诗三首

哭泣的左眼


想你的时候我的右眼没有哭泣
这里六月了,似乎还停留在雨季
我脑中有挥着黑翅的天使
身上残留时间的印记
却总缺少回忆

窗前树上的乌鸦
不停的“哇哇”
想起了狐狸和乌鸦的童话
它是否还记得它的傻?
应该放下

我说河里有条流泪的鱼
你问我是何缘故
“可能是它看到了十字架上的耶稣”
“肯定是因为看不了皮皮鲁”
闻到了你的幸福

听着凌晨的钟
我的左眼看见了彩虹
有人说看不懂
“这只是我在装与众不同”
其实我想说“你看懂又有什么用”

荒野孤坟——祭清明


荒凉的原野,孤寂的坟
腐朽的棺木
残留着腐烂的尸身
养大了蛆虫一群
还滋润了野草几根
却早已不见了灵魂

明媚的春光,四月的清明
绚烂的风筝
夹着踏青的脚步声
似要将这孤坟踏平
又有谁会去在乎谁是它的主人
或是底下的尸身

所谓人生,所谓人生
镜花水月,过眼云烟
爱深,情真
终化作千里孤坟
等待那年年清明。

上帝死了


上帝死了

也许还没有断气

到底死没死?

又有谁会去在意

不要惊奇

我不是诅咒上帝

只是想背离

背离他预定的轨迹

命撰在自己手里

这样的世界才会更加美丽


捐赠

如果我的文章对您有启迪,而您的经济条件许可,您可以扫描下方二维码,向我进行小额奖励,您的认可是我创作的最大动力!

© 2017 风陵渡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
Theme by hi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