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爱——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至真至纯的爱,还是内心深处最原始的情欲的疯狂的表达?苦恋女人的内心在茨威格的笔下炽热、奔放、而又疯狂。没有真正经历过的人或许会认为这种疯狂和痴颠是那么多不可理喻。

他是她心中的国王,是她生命的一切,从暗恋上他的那一瞬间,他就成为了她生命的全部。

“从这一秒钟起,我就爱上了你。”感情总是突如其来,令人防不胜防。

“可是请相信我,没有一个女人象我这样死心塌地地、这样舍身忘己地爱过你,我对你从不变心,过去是这样,一直是这样,因为在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比得上一个孩子暗中怀有的不为人所觉察的爱情,因为这种爱情不抱希望,低声下气,曲意逢迎,委身屈从,热情奔放”,明知毫无希冀的感情,一旦陷入却也愿意为了它放弃所有,为了它低声下气。所以曾和一朋友开玩笑说起情到深处人就变得卑微而不堪了。

“任何比喻都嫌不足,你是我的一切,是我整个的生命。世上万物因为和你有关才存在,我生活中的一切只有和你连在一起才有意义。”也许在拥有的时候我们不明白也不了解,原来真正有人能够成为你感情的全部,整个世界因为这个人而绚丽多彩。

“你的什么事情我都知道,我知道你的每一个生活习惯,认得你的每一根领带、每一套衣服”。也曾能相隔千里,猜中某人的每一个心思,记住某人说的每一句话,能准确的从变化的语速和语调猜出心情。也许有人会说这是聪明,其实这只是因为在意。

我一直相信,每个人身体里都住着一个魔鬼。也许不应该叫魔鬼,而是叫本能,当它被激发,我们也许会变得偏执而无情;也许是疯狂而不可理喻。当它苏醒,正常的生活将被之摧毁,人生之路也许会变得破败不堪,偏执的美却在这里得到了最尽情的绽放,我愿用心来侍奉这偏执的美。

陌生的女人,痴爱一生,从未留下过一丁点的印象,连生命的过客也算不上,无论如何算是一种悲剧,炽热的爱情,最后只化做了几张纸,呈现在爱人面前,自己唯一留下的是冰凉孤冷的尸体。我们也许曾经相遇并相知,时过境迁比陌生人还遥远,就连曾经最珍爱的爱亦做烟云散。此种凄凉,可曾体会?


捐赠

如果我的文章对您有启迪,而您的经济条件许可,您可以扫描下方二维码,向我进行小额奖励,您的认可是我创作的最大动力!

© 2017 风陵渡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
Theme by hi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