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货币的非国家化》

自小以来,一直相信正是有了政府的组织和国家军队的组织和保护,人民的生活才能具有保障,人民才能在追求自由和民主的道路上漫漫求索。从未对政府对于个人和社会生活真正所起的作用进行过思考。从单纯的教育历程来讲,所接受的无外乎是政府是历史的产物,是经济基础的体现,是生产关系!《货币的非国家化》从经济的角度论述了政府在经济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不是促进,而是阻碍。唯有货币进行私有化才是解决通货膨胀和周期性经济危机的根本途径。

通货膨胀从人类社会开始使用货币之初就伴随着人类社会而存在。在最开始使用金属货币由于受金属产量和冶炼技术的限制,将货币铸造权交给国家和政府出现大规模的贬值的现象可能性较小。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同时国家政权进入封建时期,原本赋予国家的货币权力也逐渐转变成为政府剥削者的一种看不见的剥削工具。金属货币史上出现的大规模贬值的现象或多或少的伴随着政府滥用货币铸造权力的影子。刚开始接触西方经济的一些基础理论之时,凯恩斯的通过增加货币量可以保持经济的持续繁荣和低失业率的观点一直未能让我很好的信服。本书中哈耶克指出增加货币量能造成短时间的经济的虚假繁荣,同时也能增加就业岗位,但这种方式由于其具有内在不稳定性,也被哈耶克定义为“亡命政策“。他同时指出,根据凯恩斯开出的药方,政客们也许能实现短期的政治目标,从而赢得选民的支持,但从经济角度来说,通货膨胀的慢慢积累就如经济生活中的不定时炸弹一般,随时可能爆发。按此说法凯恩斯开出的药方有点饮鸩止渴的感觉。哈耶克在本书中给出了把货币发行的权利赋予多家私人机构的设想,企图让货币同普通商品一样通过市场经济的自由调节来控制货币的价值。通过市场自由调节将货币等价于一般商品,这种做法最初的目的是为了防止政府滥用货币权力从而造成市场的失衡。但这里不禁让我产生了以下疑问。

假设我们每个人都具有与生俱来的发行货币的权利,在当今政府主导货币发行的情况下,我们可以看作是我们自愿或者被强制将这种权利转让给信任机构“政府“,那么假如我们能够自由转让货币发行的权利,即我们可以选择自己使用何种货币甚至自己发行货币。我们可以想象加入在每个村或者是小镇上,每天如外汇市场挂牌一样,挂着各种关于货币之间的兑换比率。正如我们平时交易货品一样。如果出现这种情况,那么货币作为一般等价物方便商品流通的机能将不复存在。另外,假如人民将这种权利有偿转让给其他社会机构,如同我们选择银行般一样选择货币发行机构替我们行使权利,那么除了引入了竞争之外和将这种权利托付给国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自由经济的发张最终也会导致垄断,也将产生一个如同国家般庞大的组织来扮演我们现在的国家所扮演的角色。并不会有什么本质上的改变。

我承认凯恩斯所推行的经济刺激方案,可以成为政客们的赢取选民支持的工具,但却并不能从根本上保持经济的持续繁荣反而会埋下巨大的隐患。通过新增货币量来保持经济繁荣和促进就业还在无形中造成了财富的再次转移,扩大了贫富差距,这也是为什么每次经济危机时,对于既得利益阶层,总会通过此种方法来保持社会稳定,以求通过和平和隐秘的手段获取更多的利益,而贫民在这一过程中财富被无形的攫取了。对于哈耶克的这种设想,引入自由竞争的货币发行机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限制货币成为特定阶级和个人谋取私利的工具,但却也无法改变经济的现状。在个体差异存在同时物质条件没有完全能满足人类的需求之前,任何追求绝对市场经济或者是对社会机构和组织的信任都是徒劳的。就如同我们现在不信任怀疑我们的政府一样。任何社会机构的存在都是需要怀疑和监督才能使得它能为最多的人谋求幸福和权利。
DenationalizationMoney


捐赠

如果我的文章对您有启迪,而您的经济条件许可,您可以扫描下方二维码,向我进行小额奖励,您的认可是我创作的最大动力!

© 2017 风陵渡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
Theme by hi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