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权力以自由—《异端的权利》

《异端的权利》又译为《良心反对暴力》是茨威格根据欧洲在自由的黎明出现后又重新沦为黑暗的一个小故事。故事的主要线索是宗教改革权利掌控者加尔文同自由学着卡斯特利奥之间的斗争。揭露的是在宗教斗争中,异教徒在争取自己应有权利的过程中所遭受到残酷迫害的事实。这场斗争从一开始就注定是失败的,毫无悬念的“蚂蚁”和“大象”的斗争。《异端的权利》即是这场失败斗争的挽歌。

加尔文的本身权力的赋予来自于自由市民的投票,这本身可看做自由之举。但自由赋予的权力,却慢慢的变成了独裁统治的武器,在获取了权力之后,加尔文利用《基督教原理》通过对宗教教义的重新解释,并赋予了教士们审判和驱逐的权力。这样,独裁统治提供了有力的武力和法律支持。独裁者在获取权力并建立起基本的武力和法律支持之后,开始了将思想强加于自由民众的头脑中的过程。通过对《圣经》的释义,加尔文将上帝的旨意表现在行文之间,这样出自加尔文之手的“上帝旨意”就成为了独裁的教条,并以合法合理强迫的形势赋予并传达给每个自由市民。

卡斯特利奥作为加尔文的反对者出现,他在道德上和才学上都让加尔文感到威胁,加尔文一开始就对他的敌对理论保持了高度警惕并且不予支持。生活的自由在暴力的压迫下,卡斯特利奥从走上对抗道路的一开始结局就已经注定。卡斯特利奥只为良心而不服从别人命令的性格使得加尔文将赶走他作为一项迫不及待的任务。在第一次交锋中,卡斯特利奥甚至没有赢得自我辩护的机会即败下阵来,在绝对暴力面前,良知显得如此软弱无力。

塞维斯特事件是暴力战胜良知的又一次胜利,在塞维斯特错误的选择加尔文作为他信任的神学的开始,塞维斯特的结局似乎就已注定。加尔文采用不光彩的手段对塞维斯特进行了指控,并且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对法庭进行了强制干预。塞维斯特在自己的信念中死于烈火的焚烧,加尔文也被贴上了野蛮屠杀者的标签。卡斯特利奥关于“对纯粹思想上触犯的异端是否应加以迫害、处死”讨论使得宗教改革再次步入了十字路口,同样加尔文将不承认其关于《基督教原理》解释的内容即为异端,也被卡斯特利奥所质疑。卡斯特利奥提出的“为何判处塞维斯特极刑”的辩论也在加尔文的强权下不了了之。加尔文最终干掉了卡斯特利奥,暴力战胜了良知。卡斯特利奥的死结束了这场关于思想异端的暴力。

加尔文主义取得了暂时的胜利,而卡斯特利奥思想在历经严冬之后以其自有的活力开出了新的花朵。宗教宽容最终战胜了宗教暴力。

就故事本身来说,可以简单的看做是两个人或者是两类宗教思想的斗争。但如果我们深思故事中所蕴藏的关于思想异端的讨论。通常,拥有权力的一方,在处于优势博弈时会毫不疑迟的采取暴力来对抗思想上的异端,正如加尔文对付卡斯特利奥那样,并且,不论是一个组织还是个人亦或是一个阶级,在攫取了人民所赋予的权力之后,反过来会通过权力来将人民置于其所希望的统治中,并期望在思想上、行动上将人民改造成其统治所需要的形态或者接受有利于其统治的思想。而不利于他们统治的思想即会被视为异端,并且以暴力消灭。正如书中所说“每一个国家,每一个时代,每一个有思想的人,都不得不多次确定自由和权力间的界标。因为,如果缺乏权力,自由就会退化为放纵,混乱随之发生;另一方面,除非济以自由,权力就会成为暴政”。权力在是保证自由不变成放纵的一种必要,但权力必须济以自由,只有这样才能防止权力退化为暴政。同样思想的自由,也可以说是异端的思想,即使在当下看来再荒诞也应保障其权力拒绝暴力的扼杀。

自由的概念—民族自由、个人自由、思想自由,应当被每一文明所认同并接受。

Castellio gegen Calvin oder Ein Gewissen gegen die Gewalt


捐赠

如果我的文章对您有启迪,而您的经济条件许可,您可以扫描下方二维码,向我进行小额奖励,您的认可是我创作的最大动力!

© 2017 风陵渡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
Theme by hi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