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情歌——《D.H.劳伦斯中短篇小说选》

最开始接触的D.H.劳伦斯的作品是《查泰莱夫人的情人》,当时可能是冲着这本书禁书的名头去的,留下的印象还颇为深刻。译文出版的这套劳伦斯的中短篇小说共收录了他的十篇中短篇,严格从篇幅上来讲,都应该算作是短篇小说,最长的估算也不到三万字。这十篇小说的取材大都集中在年轻男女的爱情方面,因此简而言之—小情歌,语言和情节方面给人感觉朴实,行文简洁丽,景物烘托手法运用娴熟。

《干草堆的恋爱》主要讲述在农场劳动的兄弟杰弗里和莫里斯,弟弟是个俊俏的小伙子,而哥哥杰弗里的相貌相对较差,性格也没那么活泼。哥哥先遇上的外来的德国保姆却喜欢上了弟弟,杰弗里心中自卑又带点嫉妒的心情在炎热的天气下发酵。幸运的是,杰弗里也在此时爱上了外来流浪汉的妻子,并有了彼此的约定!在《狐》这篇小说中,狐狸只是作为女主人公马奇心里所向往的男人的象征出现的。亨利在小说中,作为男主人,为了赢得与马奇结婚的机会,卑劣的使用了诡计导致了班福德的死亡,文中班福德作为同马奇相依为命的同伴,善良又带点自私,还怕马奇跟随亨利而去,而百般阻挠。马奇爱上亨利的同时,又不愿离开班福德,最后在班福德死后,跟随着亨利走了,却怀着满心的不安,希望亨利同其远渡重洋到美国后能开始新的生活。《瓢虫》中黑色和白色的爱情在女主人公的内心徘徊不安,二战中被俘的德国军官,在英国养伤期间,爱上了昔日的英国贵妇友人,女主人公在对丈夫的庸俗情爱和对军官的白色爱情之间踟蹰,但最终,军官回去,白色之爱如一开始那样纯洁的被保留,也许所有的爱,无论高尚亦或是卑俗,最终的结局总是要落到柴米有酱醋茶上,庸俗的才是最终的。《公主》这篇小说中的男女主人公从常理来讲,似乎都是有些精神紊乱的,女主人工在父亲的培养下,思想如水般洁白,也可以说是不谙世事到白痴的地步,男主人公是一个导游,在阴差阳错占有了女孩之后,女孩变得精神恍惚,肉体上被唤醒的影迷的部分也已破碎。颇似有点佛洛依德的味道。其余的如《菊花香》中死去丈夫的矿工的妻子,《玫瑰花的阴影》貌合神离的夫妇;《隐痛难熬》中恋爱中因恐高而逃跑的士兵;《坠入情网》中,厌恶肉体接触的海斯特;以及在群山中艰难赶路的小夫妻。这些小人物在劳伦斯的笔下栩栩如生又不失真实。在这里特别提下我个人最喜欢的《群山中的小教堂和草屋》读这篇时,让我突然有了去年读《在乌苏里莽林中》的感觉,浪漫的彩云指引着一路南行的小夫妻,突如其来的暴雨,浇灭了所有浪漫,黑夜中在群山中出现的教堂和草屋,给这个迷失的雨夜带来了“柳暗花明”的感觉,异常精巧的构思和描写。

劳伦斯的中短篇胜在朴实,与简洁明丽,人物形象饱满生动,却没余的行文,读来可作美味的阅读消遣料理。
Lawrence-short-novels


捐赠

如果我的文章对您有启迪,而您的经济条件许可,您可以扫描下方二维码,向我进行小额奖励,您的认可是我创作的最大动力!

© 2017 风陵渡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
Theme by hiero